博客年龄:16年5个月
访问:?
文章:2958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花姐 职业:记者 年龄:徐娘 星座: 双子 位置:锦州 个性介绍: 爱书爱人爱吃爱喝爱做,偶,爱做饭,别想歪啦!爱玩爱逛爱扯淡,爱花且有点花

我爱你,跟你无关---鳄鱼的香水(二十五)

2012-07-20 12:43 阅读(?)评论(0)

要想翻看以前的部分,请查找“日志分类”里面的“花姐小说”,很容易找得到。

 

我爱你跟你无关---鳄鱼的香水(二十五)

 

阚博来,因为跟了王倩倩恋爱之后,就变得沉默了了许多。

宅的时间也更多了。

因为觉得跟王倩倩亲密了,再去叨扰李毛,不但李毛不高兴,王倩倩更不高兴。

但是,心中对李毛的思念,却一点也没减轻。

 

王倩倩已经侵入到他生活的每一个部分了。

最初,王倩倩只搬来了一点点衣物,后来,整个衣帽间都被王倩倩的衣物挂满。

有时候,早晨阚博来晚起,王倩倩已经上班去了。望着桌上整齐的早餐,阚博来就想:幸福,约莫也就是这样了吧?

可是,夜深人静的时候,推开王倩倩死死压着自己的胳膊,阚博来,总是在这个时候想起李毛,那深凹陷的大眼睛,和忽闪闪的睫毛……

 

阚博来再想,李毛最近怎么样了呢?

打电话给李毛,居然关机。

再打电话到酒店,说李毛最近几天请假,没来上班。

 

阚博来的心里有些不安,于是开着车,来到了李毛的家中,一按门铃,李毛穿着漂亮的家居服开了门。

李毛很自然的说:“哎呀,疤瘌,稀客!进来!快进来!”

阚博来环视一番,李毛的家中并未见有什么变化,毛毛上幼儿园了,家中很是寂静,李毛去冰箱拿了冰冻的脉动,看来,李毛对于疤瘌喜欢什么还是记忆深刻的,阚博来心里一阵感动。

 

问了问毛毛的近况,好像二人间都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话题,关于王倩倩和阚博来,其实二人之间都知道怎么回事儿,但是谁都不想错破这层纸儿。

还是李毛打破了沉静:“是不是有结婚的打算啊?”

阚博来把身体向沙发后部仰了一下,伸张一下手臂:“我爸妈还不知道这回事儿呢,结什么婚!”

 

李毛也不再想追问下去了,空气,又似乎有些凝滞。

阚博来问道:“你休假?怎么没上班?”

李毛说:“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,请几天假,调养一下。”

阚博来忽然心生一计:“那咱们两去马尔代夫呆几天呗!”

李毛一笑:“你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!这签证就得十天半月的,我哪有时间呀!另外毛毛也离不开我,你跟倩倩去吧,我可别当电灯泡。”

阚博来又追加了一句:“只有我两去!”

李毛抬眼看看阚博来,想了想说:“疤瘌,你还是别打我的主意,我不是你的菜菜,咱们两还是目前这状态,最佳。”

李毛看看墙上的石英钟,下了逐客令:“你还不走?咱两去一起出去吧,我该接毛毛了。”

 

阚博来一个鲤鱼打挺,站了起来:“好吧!我跟你一起去接!”

李毛说:“你跟我一起?你不怕被人误认为是孩子的爹?”

阚博来马上揶揄道:“要是那样,白捡个闺女,还真不赖!”

李毛看着阚博来,想了想:“也好!咱们三好久没一起吃个饭了,接了毛毛,咱们去那家新开的日本料理店搓一顿儿吧,那个地方小毛毛喜欢,也不会闹,咱们能安心吃会儿饭。”

阚博来本是想单独跟礼貌母女吃个饭的,但是李毛这么一说,阚博来也不好拒绝,就给王倩倩拨了电话。

 

结果呢,王倩倩被单位领导命令,当晚有个黄金客户的饭局,不能不去应酬,一听说阚博来要跟李毛去吃饭,心里有些不安,撂下电话去之前嘱咐了一句:“疤瘌,吃饭归吃饭,别动歪念头啊!”

疤瘌嗯了一声,撂下了电话。

 

阚博来跟着李毛走进了幼儿园的大门,阚博来的心中很是感慨,自己在想,要是这孩子真是自己跟李毛生的,该有多好!

毛毛被李毛牵着,远远望去,夕阳的余晖撒在娘俩身上,像给衣服镀上了金边儿。

毛毛见了阚博来有些认生,半年没见阚博来了。

 

落座,日式榻榻米,毛毛很喜欢在榻榻米上爬来爬去,两个大人自说自话,快吃完的时候,阚博来趁毛毛背对着两人,抓住了李毛的手,李毛使劲往回拽自己的手,阚博来就是不肯。

两只手在饭桌上方较上劲了,后来吗,就那么凝滞在空中了。

 

几分钟后,阚博来松了手,紧追着问了一句:“毛毛,你说,我想做小毛毛的爸爸,够格吗?”

李毛诧异的看着疤瘌,慢慢的说:“毛毛不是我的孩子,另外,我不想结婚了,你也别做毛毛的父亲了。”

疤瘌低下头,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你说我可是怎么了?就是无法忘记你。”

李毛看着阚博来,心里很难受,不能让他知道真相。

她想,还真是只有王倩倩能配得上阚博来的纯真。

这年月,像阚博来这样心无旁骛的男人,太少了。

 

李毛说:“疤瘌,我先带着毛毛走了,一会儿她就该困了,改天咱们三个一定再聚聚。”

疤瘌也没过分挽留,只是眼角淌着明显的悲伤。

 

目送李毛母女的背影,阚博来心生一句:我爱你,跟你无关。
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